<tt id="saqak"><wbr id="saqak"></wbr></tt>
<samp id="saqak"><wbr id="saqak"></wbr></samp>

少兒“星級考”:昔日補藥為何成了今日毒藥?

2011年09月29日 10:17:00 來源:文匯報 查看評論 手機看新聞 字體:
核心提示:

  10年前,當一個名為“上海通用少兒口語雛鷹爭章”的少兒英語考試項目悄然問世時,誰也沒料到,它會有今日的風光。雛鷹爭章,正是上海市通用少兒英語星級考試的前身。

  “星級考”每年3次,分別在4月、8月和12月。

  去年,全市考生人數突破10萬大關,今年僅4月和8月的前兩次考試,報考人數就已超過9萬人次。這兩個數字之和,相當于“雛鷹爭章”在2001年創立后6年的“業績”之和。

  今年8月后,隨著一批幼兒園娃娃也 成為瘋狂應考一族,“星級考”遂被指“過分應試”、“助推擇校”而站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。目前,設在本市3家幼兒園的考點已被取締。但本報記者卻在連日調查中發現,相關部門的“叫停哨”,根本無法阻擋眾多家長讓孩子去“摘星”的瘋狂。

  星級考,不相信“僥幸”

  “星級考”的很多培訓點,本身就是考點,授課的培訓老師都是考官。這幾乎成了培訓機構打出的強勢招牌,不少廣告更是直接打出“包過班”的旗號。

  周末,徐家匯漕溪北路上一家頗有名氣的培訓機構內,參加一星培訓班的孩子已經下課。他們的目標,是應對今年12月開考的第三次上海市通用少兒英語星級考試。10來個沖出教室尋找父母的孩子,清一色來自幼兒園中、大班。前臺接線員告訴記者,另一個一星培訓班也有20多個孩子,也都是幼兒園小朋友。“一星,就是幼兒園(孩子)考的。”

  “一星算什么?有的大班孩子連三星口試都考出來了!”這座城市另一端,四川北路商業街上的一個培訓點位于一幢商務樓的7層,教室外等候的家長填滿了暫時空置不用的教室和過道,不時有人散布著“重要新聞”。

  按照“星級考”的官方定位,一星考,相當于小學一到二年級學生的英語水平;二星考,相當于小學中高年級水平;三星考,相當于初中低年級水平;四星考相當于初中高年級水平(接近高中)。

  但家長們想的是:拿證書,必須先下手為強———孩子“摘星”越多,證明“素質”越高。

  鄒婕的兒子今年上小學二年級,原本覺得“摘星”沒問題。鄒婕和丈夫曾在美國生活多年,兒子也在那里出生。回國后,家里仍有意無意創造“雙語環境”。為了準備二星口試,鄒婕借來教材,從網上下載各種輔導材料。

  她覺得,憑借兒子的先天優勢,通過口試應該不難,完全可以省下參加培訓班的冤枉錢。但兒子的考試結果很快出來:掛了。

  鄒婕有些想不通。“孩子在上海一所有些名氣的外國語學校讀書,平時除了使用常規教材《新世紀英語》外,還額外學習一套《靈通英語》。這套教材本該從小學三年級學起,可他們一年級就開始學了……”兒子向媽媽道出原委:“看圖說話”的那些題型,他看不懂。

  “考‘星’當然要參加培訓,上課內容直接針對考試,這比讓孩子‘裸考’靠譜啊!”聽著過來人的經驗之談,鄒婕把目光投向培訓機構。

  真是不看不知道。上海外國語大學培訓點、新貝青少兒教育、綠光教育培訓中心、上海樂寧教育中心、學而思樂加樂進修學校……原來,各培訓點本身也是考點,授課的培訓老師本身也都是考官,而這幾乎成了每一個培訓機構打出的最強勢招牌。在虹口區的一家“星級考”培訓點,一位老師熱心地給鄒婕留下了名片,“放心吧,只要報班,肯定包過!”

  同為家長,凌曉晴比鄒婕淡定很多。她的兒子在盧灣區一所公辦小學上四年級,已經懷揣三星口試證書與二星筆試證書。當然,取得累累戰果的代價也很昂貴:一門課一周上3次,每次兩小時,總計10來次,花費2000多元。凌曉晴為兒子報了兩門,加上各種教材、輔導資料等,又因為適逢暑假,筆試與口試培訓正巧上午連著下午,培訓機構將此做成了中午管飯的暑期班,凌曉晴交上了5000元……“參加三星口試必須先獲得二星口試證書,所以二星考試培訓的‘鋪墊費’還沒算進來呢!”

  和鄒婕一樣,凌曉晴當初在為兒子報名時,也遭遇了培訓機構“培訓點即考點”的廣告轟炸,而這一優勢在最后的考試過程中居然應驗。在三星口試現場,兒子與一位小女孩搭檔飾演一對母女,并用英語對話,考官正是培訓機構里的授課老師。

  考試的對話題目圍繞過生日展開。男孩因為緊張,說得結結巴巴,而一旁的搭檔更是低級錯誤不斷,居然很不合邏輯地問“你的生日是幾月幾日?”男孩心里納悶,“你既然扮演我媽,不會不知道我的生日吧?”小女孩隨后又詢問,需要什么禮物;男孩答曰“運動鞋”。不想,小女孩繼續發問“你還想要啥禮物?”這讓男孩沒了方向。按照考試要求,對話必須有4到5個回合的問答,且句式與句型不能相同,眼下到底是什么情況?最終結果是———考官讓兩個小家伙都過了。

  沒聽懂,“星”照摘?

  在口試環節,有些低齡的孩子其實無法聽懂問題的內容,但只要熟悉了“Can”、“Are”等提問句型,照樣可以對答如流。

  嘗到甜頭的凌曉晴,心里也有糾結:自己砸了大把錢讓孩子參加英語培訓,可孩子的英語水平到底有沒有隨著星級的上升而提高?以后在學校“真刀真槍”實戰考試,孩子的英語和其他同學比起來,到底有沒有優勢?

  李安石,長期擔任“星級考”的考官。在他眼中,“星級考”若是按照官方指導———作為學校英語教學的輔導讀物,其實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。

  但眼下,很多孩子過早加入了“摘星”隊伍,這種超低齡化的趨勢讓人心憂。

  李安石說,孩子學習英語的過程就像造房子:詞匯是“磚塊”,語法句型是“鋼筋大梁”。要想造好房子,必須先積累好“磚塊鋼筋”,對孩子來說,積累詞匯和語法的最佳時機莫過于幼兒少年期。超前考試,意味著讓孩子把本該拿來收集“磚塊石料”、“鋼筋水泥”等打基礎的時間,用于去鍛造一塊沒用的“金字招牌”。

  “星級考試這類教材,皆屬于應試型教材。此類教材列出的所謂‘知識點’,必然是相對分散而不成系統的。”李安石指出,即使孩子不為考試,試圖從這類教材中獲取一些“磚塊鋼筋”,“最多只能幫他們造出一架‘樓梯’,但回頭看,他們依然居無定所,沒有能力造出真正能夠讓自己容身的‘房子’!”

  記者在各培訓機構實地走訪過程中,以學生家長身份就“星級考”及其培訓內容向授課教師咨詢、求教。

  同時供職于四川北路與五角場兩家少兒英語培訓機構的周小莉,擔任“星級考”培訓老師多年。她的授課對象里,不少是幼兒園孩子,但這位老師卻并不為他們擔心。

  “把教材內容背得滾瓜爛熟,考試時就如條件反射一般,低齡孩子同樣可以過關”。周小莉舉例道,在口試環節,有些幼兒園孩子其實根本聽不懂問題,比如“Canyousingasong?(你會唱歌嗎?)”“Areyouhappy?(你開心嗎?)”他們可能無法聽懂“唱歌”、“開心”等單詞,但是只要熟悉了“Can”、“Are”等提問句型,就算沒聽明白句意,照樣可以對答如流。“Yes,

  Ican”“Yes,Iam”……

  在周小莉任教的一星培訓班,真正的學生是幼兒的家長。“大部分幼兒園孩子面對陌生的環境與同伴,無法進入學習狀態。有的孩子在起初的兩、三節課,基本在驚嚇與哭鬧中度過。”

  所謂參加培訓,主要是讓家長先聽懂問答技巧,然后回家傳遞給孩子并反復操練。

  “星”證書,含“金”量很高

  “星級考”的主辦方讓人感覺云里霧里,“這算是國家行政機關、事業單位、抑或社會團體,還是企業法人?”

  作為“星級考”的主辦方,“上海市通用外語水平考試辦公室”也開始被很多家長打上問號。

  “星級考”官方網站介紹———作為“上海緊缺人才培訓工程”項目之一,

  上海市通用外語水平等級考試辦公室由上海市教委、成人教育委員會、人事局等等聯合組織。辦公室于1993年7月在上外正式成立。

  如此描述不免讓一些家長感覺云里霧里,“這算是國家行政機關、事業單位、抑或社會團體,還是企業法人?”

  不僅如此,滬上的一些培訓機構爭相開辦星級考試培訓班,有的培訓機構本身又是“指定考點”,直接打出“星級考考官擔任培訓教師”———既

  做裁判又做教練的考試,證書的含金量有多少?在這條已然形成的招考產業鏈上,利益的分配到底與哪些機構沾邊?

  鄒婕和記者一起算了一筆賬———

  “星級考”從一星到三星的報名費是10元,考務費70元。四星考采用“人機對話”形式,考一次需交100元。通過考試的學生可以拿到一張證書,證書費10元。按照市場定價,培訓的主教材48元,輔教材30元,共計78元。

  如果以去年一年10萬考生,考試費每人80元來計算,主辦方每年就可坐收800萬元。

  由“星級考”衍生出的培訓市場更不必說。一個星級的口試或者筆試,培訓價格從1200元至2000元不等。通常10多個孩子組成一個班,培訓班按雙休日、工作日連軸轉,所產生的收入可以天文數字計算。

  坊間更有消息稱,因為考生太多,四星級口試已無法滿足家長作為擇校“敲門磚”的需求。今年下半年,四星級筆試和五星級口試教材可能發行,明年就可開考。

  日前,記者還以某培訓機構負責人的身份,致電上海市通用外語水平等級考試辦公室,詢問是否能申請成為培訓點與考點,而得到的答復竟是:如果要申報為考點,每次考試人數不得少于600人,且必須滿足場地條件。該負責人還直截了當地表示,“少兒星級英語考試的市場,基本已被瓜分完了。

  (遵受訪人意愿,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

  考星熱是招考制度改革“后遺癥”?

  8月20日,距離開學還有一個禮拜,一位網名為“mypig-911”的小學家長寫道:“還有兩日就解脫了,我跟她保證‘三筆’不論成敗就玩這一次,以后暑假也不搞這種折磨人的星級考了。”

  文中的“星級考”,全稱為上海市通用少兒英語星級考試,“三筆”是其中三星級筆試的簡稱。

  “三筆”的難度,相當于初二英語水平。但眼下,滬上大大小小的培訓班里,準備迎戰“三星”的卻是廣大小學生———他們的主要目標不是提高英語,而是為“小升初”拿一塊敲門磚。

  這就不難理解,為何滬上的“星級考”,正在上演奧數般的全民瘋狂。

  從某種程度來說,風生水起的“星級考”,其實是學校和家長的共同需要。

  目前,上海的“小升初”基本實行就近入學原則。對家長們來說,如果要為孩子擇校,那么可選擇的學校范圍也頗為集中,除了公辦名校的特色班,更主要的是大批冠名“外語”“實驗”“附中”的民辦小學和初中。

  “雖然證書只是參照,但在學校對學生不怎么了解的前提下,一個學生有10張證書至少不會比沒證書的學生差。”作為熱門民辦初中的一員,民辦新華初級中學榮譽校長陸繼椿并不否認,家長用手中的一大堆證書來證明孩子的綜合能力,在招生中是常見的場景。

  早在今年3月,上海市教委出臺了一則新規,要求各民辦初中5月起統一實行網上報名,且報名時不得收取學生提供的各類考級、獲獎證書和特制的個人簡歷材料。

  但包括“星級考”在內的考證考級,卻沒有由此剎車。有人預計,包括“星級考”在內的現有一些考證項目,難度還會往“深處”發展。

  一些圈內人士對于“星級考”這類證書,其實也早有議論:一種普遍的看法是,與百分制的考試相比,依靠證書作為入學的分流標準,其實有一個無法克服的難題,即證書的區分度不足———

  大多數人都能考出的證書,沒什么含金量;學校青睞的證書,能考出的“牛娃”不可能很多,從數量上無法滿足學校的招生需求。

  同一張證書,原來的90分和60分現在都成了合格,這就逼得家長都要擠一等獎、高星級的“獨木橋”。

  “三星人人都在考,就算考出,現在已無法一錘定音,能考出四星的就這點人,大多數人注定是陪考。”一位屢次沖擊四星未果的考生家長如是表示。

  原先那個有缺陷的招考制度被打破后,又形成了一個漏洞更多的制度。

  陸繼椿直言,現在一些所謂的“名牌學校”在招生時之所以要參考孩子的“證書”,其實是“小升初”廢除升學考試

  之后遺留的制度后遺癥。“學校都想招好學生,但現在又不能考試,只好苦了家長、累了學生,而讓教育公司掙錢。”

  筆者發現,在上海各區,“星級考”也呈現冷熱不均的現象。比如,奉賢區參加“星級考”的孩子就相對少一些。奉賢區實驗小學校長金哲民曾開玩笑稱,這是因為學校地處“鄉下”,家長沒這個意識。

  “星級考”在奉賢熱不起來,與這個區域的招考制度設計有極大關系。

  “奉賢區劃片招生制度比較嚴格,家長要憑通知書入學,學校也要按照名單錄取,并沒有多少挑選學生的余地。”

  金哲民介紹說,在初中招生階段,整個奉賢只有一所民辦初中,與公辦學校相比競爭實力不強,家長更喜歡選擇幾所公辦初中,所以“小升初”基本按照學區來劃分———歸根結底,當擇校不存在時,“證書”也就沒有了用武之地。

  “有些東西初衷是好的,但是如果身上附加了太多的功利色彩,再好的東西也會變成毒藥。”

  早在10年前,當“星級考”還被稱為“雛鷹爭章”時,這個帶有提高少兒英語學習興趣的考試,一度默默無聞。“星級考”

  真正發跡其實是在2007年:上海當時廢除了中小學英語等級考試,“星級考”便開始成為一個權威的替代品,逐漸形成了當下中小學外語考證的獨霸地位。

  更讓人心憂的是,而今盤桓在眾多孩子頭上的考試,遠不止“星級考”。從9月10日的華人少年作文比賽開始,10月9日“新知杯”滬港少年數學邀請賽,11月19日“滬港杯”寫作小能手,

  11月20日“新知杯”復賽,12月10日“春蕾杯”閱讀、數學、英語競賽,12月24日的“中環杯”思維能力訓練,12月25日“小機靈杯”數學競賽……這個列表可以像F1比賽一樣連續不斷地列到第二年的5月,然后又是新的循環。

  “有升學考試時,學校的教學更系統化,應試的成分即使有,也不會太離譜。現在沒了升學考,家長倒被逼著一個個成了教育專家,拿有限的金錢投入到無限的考證之中。”即便是一校之長,陸繼椿談及當下的招考制度也有些無奈。對于那些不想放手“星級考”等證書的學生家長,他給出的建議是,不妨把這類考試當做學校外語學習的興趣延伸。“不要看得太重,也就不至于對孩子造成太大的傷害。”

[編輯: 張如如] 
關鍵詞:
轉發到:溫網微博

相關專題:

網友評論

  • 昵稱:
  • 驗證碼:
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,溫州網保持中立。

廣告刊例 浙ICP備B2-20070215 國新辦發函2006.78號 廣告熱線:0577-88096612 E-mail:1240597213@qq.com

溫州網版權所有,保留所有權利 66wz.com

日本色情视频